王友明
  金磚國家領導人“福塔萊薩”峰會召開之際,關於金磚“褪色”的爭論再度升溫。其中,西方媒體唱衰“金磚”的論調尤為凸顯,它們宣稱“金磚國家已成色不足、風光不再”。例如,巴西經濟連續3年陷入頹勢,已由世界第六大經濟體退回第七;南非已被尼日利亞反超,讓出非洲第一大經濟體的位置;印度、俄羅斯經濟疲軟,已進入下行軌道;中國經濟增長放緩,勉強保住“金磚”資格。在西方媒體炒作下,金磚國家似乎已經不再“金光閃閃”。
  但筆者認為,與“金”相比,“磚”的意義更加重大,這象徵著這些國家在各自區域發揮著“基石”的作用。因此,金磚國家的成色還要看它們在國際事務和全球治理中所發揮的作用。金磚之所以能從當初的概念發展到令國際社會矚目的合作機制,其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是關鍵因素。金磚是在國際力量格局發生重要轉變的情形下誕生的,其宗旨之一是形成合力,改變不合理、不公正的國際政治經濟舊秩序,共同維護髮展中國家利益。金磚國家意識到,在爭取國際發展空間中,單打獨鬥無力改變舊有秩序,只能加強國際合作,聯手向西方發達國家控制的國際權力機制提出挑戰,才能實現自身利益。因此,金磚的生命力和閃光點在於其“合力合心,其利斷金”的力量,從這點看,金磚的成色從未有半點減退,在歷次全球氣候談判中,金磚抱團讓美歐懊惱不已就是典型例證。
  實際上,就金質而言,金磚國家也依然成色十足。經濟增速的一時高低並非判定金磚成色的唯一標準,金磚國家從概念提出伊始,經濟增速僅是其中的一項指標,更多的是其綜合國力和發展潛力等綜合因素。可以看出,高盛當時組合的金磚國家均為“大塊頭”,幅員遼闊、地大物博、地區大國是這些國家的共同特點,有的國家軟硬實力在全球名列前茅。經濟放緩並不影響它們的金磚資質,巴西依然是拉美地區的領頭羊,中國與印度仍在亞洲龍象共舞;俄羅斯在敘利亞危機和烏克蘭危機中的角色讓西方不敢小覷;南非加入金磚從來不是因為其經濟規模因素,而是它在非洲地緣政治中無他國能及的影響力。金磚國家巨大的市場潛力以及可持續發展能力確保它們的金磚資質。
  西方“唱衰”金磚已不是新鮮事情,它們不希望金磚坐大坐強,與其分庭抗禮。當然,金磚成色未減,並不代表金磚發展一片坦途。金磚發展同樣面臨諸多挑戰和利益糾葛。實際上,金磚國家並非鐵板一塊、親如一家,它們的關註點和利益契合點不盡相同,在市場競爭和地緣利益上還存在糾葛的一面。對此,金磚國家不但需要增強互信、消弭分歧,在金磚定位、發展方向上,增加共識,形成合力,而且需要對自身在金磚中的目標有一個合理預期,正確運用金磚平臺的影響力獲取自身利益,最終構建金磚國家間利益平衡與求同化異的合作機制。總之,分歧並不影響金磚合作走向深化的大趨勢,也不影響金磚國家由國際權力機制的邊緣逐步走向中心、從主流國際體系的外圍走向內部的步伐。▲(作者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發展中國家部主任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fuzmghrwh 的頭像
sfuzmghrwh

grill

sfuzmghrw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