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本報記者 黃勇娣
  當黃浦江里出現漂浮死豬,她立刻帶領自己的團隊來到現場,在瀰漫著高度腐臭的空氣中,大家一邊強忍著噁心,一邊堅持採集檢測樣本;H7N9禽流感接踵而來,她又和檢測人員冒著可能被感染的風險,在實驗室里連續10多天“連軸轉”,24小時緊張檢測送來的樣本;隨後,在一場場專家咨詢會和市政府新聞通氣會上,她冷靜而嚴謹的話語,為科學防控疫情和正確引導輿論打好了“底色”……
  她叫劉佩紅,是上海市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。報考大學時,熱愛植物保護的她,因被調劑到“獸醫”專業,曾小小失望過。然而,就是這位文弱而感性的女性,成了城市公共衛生領域出色的“安全衛士”。
  風口浪尖的重重考驗
  面對前來群訪的記者,劉佩紅有些不適應:“讓大家這麼麻煩,很不好意思……”45歲的她,戴著眼鏡、梳著馬尾辮,長相文文靜靜,說話慢條斯理。但此前的一場場重大考驗中,人們見識到的,是柔弱文靜背後的力量。
  去年3月8日晚上,劉佩紅首次在電視上看到了“黃浦江現漂浮死豬”新聞。第二天一早,按照市農委的指示和要求,她便帶著技術骨幹,赴現場投入死豬樣本採集,開展相關病原檢測,一干就是1個月。
  臨近清明假期,本以為可以“喘口氣”了,沒想到,H7N9禽流感疫情來勢洶洶。3月30日,獲悉上海爆發疑似人感染禽流感疫情,她立刻組織人員,開展疫情排查。凌晨四五點就已出現在農貿市場、養殖場、周邊樹林、公園……連續加班加點,終於取得初步檢測結果。4月4日晚,農業部宣佈“松江滬淮農副產品批發市場檢測到H7N9禽流感病毒”時,她和同事們已經做到了“心裡有底”、“後續處理有依據”。
  以往,上海動物疫控中心一年檢測5000多份禽流感樣品。但去年,僅4月份就檢測了1.5萬份禽流感樣品,是以往3年的工作量。最初的十多天,大家都沒有回家,在實驗室里24小時“連軸轉”,累了就在辦公桌上趴一會兒……
  極度疲勞和壓力下,她頭腦里始終“繃著另一根弦”,觀察防護措施是否到位。因為,暴露在這種危險的環境下,最怕的是工作人員感染病毒。一旦有工作人員打個噴嚏,或咳嗽幾聲,就揪心不已。但全中心沒有一人臨陣退縮。
  中心副主任沈悅坦言,劉佩紅沒日沒夜坐鎮和陪伴,在整個團隊中起到了“主心骨”和“定心丸”的作用。可當時,她面臨期中考試的兒子,連續一周發高燒上醫院打點滴,都無暇顧及;她本人,也受著頸椎病和氣管炎的反覆折磨。
  之後兩個月,活禽交易關閉,劉佩紅也沒有絲毫懈怠。她和技術團隊很快給出了一個重要判斷:上海地產家禽尚未檢出H7N9流感病毒!這讓市領導和廣大市民安心不少。6月,活禽交易開放後,他們仍堅持調查、採樣、檢測,為市政府最終作出“對活禽交易市場實行季節性休市”的決定提供依據。
  2003年以來,劉佩紅先後參與了SARS、高致病性禽流感、A型口蹄疫、甲型H1N1流感等一系列重大動物疫情和突發事件的阻擊戰,併為確保2008年奧運會、2010年世博會等重大活動期間“上海不發生重大動物疫情、不發生重大畜產品質量安全事件”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  迷茫之後的快速成長
  電視鏡頭前,劉佩紅關於禽流感的專業回答,從容而嚴謹;國際組織官員面前,她關於上海如何防控的詳細介紹,滴水不漏……別以為劉佩紅“天生厲害”。在進入這個行業之初,她也曾有過糾結和迷茫。下轉◆5版(上接第1版)
  劉佩紅出生在吉林長白縣,大學被調劑到“獸醫”專業時,曾動過不想學的念頭。“但作為‘好孩子’,我還是決定認真學好這門專業,乾一行愛一行。”說這話時,劉佩紅表現出了女性的“溫婉”和“韌性”。
  1995年剛來滬工作時,她也有過困惑:上海不是養豬養雞的大省市,一名獸醫的作用是否太渺小了?但隨後領悟到:作為一座超大型城市,畜產品質量安全、動物疫病防控與每個人息息相關,自己的崗位和行業作用必然越來越重要,將承擔起為城市安全“保駕護航”的神聖使命。
  除了不怕臟苦累,劉佩紅還十分“沉得住氣”。門診解剖崗位上一干就是8年,每天與死豬、死雞等打交道,“解剖動物屍體,必須膽大心細,刀口並不是可以隨意劃開的……”她把工作變成喜愛的事情,“看到生病的豬群恢復了健康,我格外有成就感。”
  埋首科研,她快速成長。早在1998年,她就承擔起了“豬鏈球菌病研究與防控技術”課題研究,前後堅持了8年,後來,課題組研製出豬鏈球菌病的疫苗,取得了國家新獸藥證書,為全國豬鏈球菌病防控作出積極貢獻。多年來,她多次提出重大科技攻關項目並被採納,主持或主要參與的科研項目達到了近30項,起草了6項標準和30多項技術規範,她和她的團隊先後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、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、上海市技術發明二等獎、上海市科技進步三等獎等。作為南京農業大學聘請的碩士生導師,她已培養6名碩士研究生。
  年輕的農業專家,還“很接地氣”。說起劉佩紅,奉賢區蘆涇牧場的場長金志榮至今滿懷感激:“以前,豬場生產水平不高,豬病不斷,小豬成活率低。2011年,劉主任作為結對專家,幾次來到養豬場調研,幫助找到了原因;制訂‘偽狂犬野毒凈化計劃’,並培訓飼養人員,逐步控制住了豬病……”現在,豬場的小豬成活率由60%攀升到了90%,在全市數一數二。
  行業里的超前佈局
  “我們並不怕打動物疫病的攻堅戰,但我們更願意守住的,是那一份寧靜與祥和。”劉佩紅坦言,能在嚴峻和嚴酷的動物疫病面前“臨危不亂”,關鍵在於多年來對疫控工作的不斷思考和大量超前的技術儲備。
  中心研究員周錦萍告訴記者,早在2002年,劉佩紅便提出要對中心實驗室開展質量認證,以保證“數據的準確、真實和可靠”,之後中心實驗室先後通過了計量認證、國家實驗室認可委認證和農業部省級獸醫實驗室認證,成為行業內第一家通過三認證的省級動物疫控機構,併在歷次國內外實驗室比對中取得優異成績。她還指導並推動區縣獸醫實驗室,先後全部通過了計量認證和農業部區縣獸醫實驗室認證,有力提升了上海獸醫實驗室的整體能力和水平。近年來,該中心每年開展30多種疫病、近30萬份樣品的監測預警預報工作,也為上海乃至全國疫病科學防控提供技術依據。
  “以前,基層動物防疫隊伍十分薄弱。”奉賢高級獸醫師衛龍興說,劉佩紅曾多次建議組建區、鎮、村防疫隊伍,現在,這幾支隊伍已逐漸建立並完善起來。但如何形成較強的戰鬥力?為此,劉佩紅提出每年開展理論知識培訓,向基層人員傳授國內外行業最新信息、技術和方法,要求“每人每年接受不少於兩次培訓”。同時,全市還每年舉行採樣競賽等多項技能大賽,成功調動起基層防疫人員提高自身技能的積極性。
  嘉定區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高級畜牧師陳建生則說,正因為有實力、有遠見,劉佩紅不僅在自己的團隊中有較強號召力,在各區縣動物疫控隊伍中也是“一呼百應”,上下同心“保一方平安”。“劉三姐”與她的完美團隊 刊2版
  (原標題:從女獸醫到城市“安全衛士”)
創作者介紹

grill

sfuzmghr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